体育新闻

走近杜甫:伟大诗人的崎岖人生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
杜甫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大诗人,四千年文化中最庄严、最瑰丽、最永久的一道光彩”??闻一多

今日,我们一同走近杜甫。

傲视天下之聪慧少年

“往昔十四五,出游翰墨场。斯文崔魏徒,以我似班扬。”(《壮游》)

仕宦家族出身的杜甫,家中祖辈立德、立功、立言。不顾血缘之傲,他能“七龄思而状,开口咏凤凰。九龄书大家,有作成一囊。”(《壮游》),自然受到前辈的欣赏关照。十五岁的他又能“庭前八月梨枣熟,一日上树能千回。”(《百忧集行》)。少年之躯英姿飒爽,好一番满心胸的健壮傲气。

意气风发的他自豪长吟:“性豪业嗜酒,嫉恶怀刚肠。脱略小时辈,结交皆老苍。饮酣视八极,俗物都茫茫。”(《壮游》)同众多一心求梦的少年人一样,怀着诗与远方,他奔赴追梦之旅。雏鹰展翅之杰出青年

杜甫迈着矫健的步伐,踏遍山川河流,云游采风。自“迟日江山丽”(《绝句》)到“会当凌绝顶”(《望岳》),大江南北,秀丽江南,浩荡北国扩大了他的眼界。天地拥抱他,山川穿透他,大好河山填满了平凡的时光。“剑池石壁仄,长洲荷芰香。嵯峨阊门北,清庙映回塘。”《壮游》中这样描写这段经历。自然是最庄严的老师,天地赋予了杜甫能量,纵使落榜,他也未曾丧失希望。他与友人挽弓骑马,射雕取乐,铿锵有力地抒发着青春的热血。

深情厚义之真挚友人

盛唐之际,朝中诗人云集,杜甫亦结识了众多名士。

他钦佩王维,“最传秀句寰区满,未绝风流相国能。”(《解闷十二首》),躬身造访却遗憾扑空;他结交高、岑,同游慈恩寺,便有“高标跨苍天,烈风无时休。”(《登慈恩寺塔》);他与郑虔、任华二人饮酒畅谈,醉罢“不须闻此意惨怆,生前相遇且衔杯。”(《醉时歌》)。但他与另一位唐代大家李白,则有一段特殊的渊源。

这段情谊中,杜甫从头至尾都无比仰慕李白,从《赠李白》,《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》,《送孔巢父谢病归游江东兼呈李白》,《冬日有怀李白》等等诸多与李白相关的诗可以清楚看出。喜相逢,伤离别,长相思,杜甫始终迷恋着诗人李白。

这段奇妙的友情,从杜甫欣赏李白的仙气开始:“未就丹砂愧葛洪”(《赠李白》),又以“痛饮狂歌空度日,飞扬跋扈为谁雄。”(《赠李白》)为转折,走向“剧谈怜野逸,嗜酒见天真。”(《寄李十二白二十韵》)的高峰。李白是一个俊美飘逸的奇男子,天地鬼神皆能夸夸其谈;杜甫则愿做他沉默应和的听众。闻一多先生将杜甫与李白的相识与老子见孔子相媲美,称之为:“青天里太阳和月亮走碰了头”一般“神圣,重大,可纪念”。

可生性洒脱的李白终将与他分离,临别一句“飞蓬各自远,且尽手中杯。”(《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》),两人便再也没有相见。多情的杜甫将余生沉浸在一份厚重的思念之中。潦倒悲怆之落魄野老

杜甫晚年

安史之乱是杜甫晚年经历的一场巨大灾难。

此前,遗憾落榜,仕途不顺,丧子失亲已将他鞭打得脆弱不堪。可命运在关上一扇门时,却顺手拉上了一扇窗。晚年的他流落在叛军手中,成为俘虏,心力交瘁。国乱,百姓苦。杜甫在沉重的生活压力与疾病的折磨下再次远走他乡。“三吏三别”诉尽了哀肠寒骨,茅屋下食土度日的杜甫日夜怀念过去,担忧国家。“亲朋无一字,老病有孤舟。”(《登岳阳楼》)是他晚年的落寞。

这份落魄让人想起晚年的朱自清。那份失意之痛,惟有病重时“但得夕阳无限,何须惆怅近黄昏”能与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能共世人缅怀。

“轩辕休制律,虞舜罢弹琴......如闻马融笛,若倚仲宣襟。”(《风疾舟中伏枕书怀三十六韵奉呈湖南亲友》)据传这是杜甫去世前写的最后一首诗,在絮絮叨叨中他离开了人世。

在回忆着杜甫的今夜,窗外下雨了,我亦潸然泪下。